实博体育官方

    浅浅和其他高三生一样面临升学考试的压力,但还有其他原因,使她无b厌恶学校。
    吊车尾的成绩让她被班导带头霸凌,她本来就内向怕事,家里父母又很严厉,哥哥上班後很忙,浅浅更加深感无处容身而JiNg神恍惚。
    更可怕的是,唯一JiNg神慰藉的男友,前阵子跟她坦白:「算了吧!我根本没喜欢过你,之前是打赌输了,你还真相信啊?」
    涂着韩式大红唇的班长在後面偷笑,从背後环抱着他:「我们赌你会不会相信,你真有够白痴耶!」
    两人亲昵的互动说明一切,浅浅瞬间感到恶心晕眩,强忍着不敢早退,怕又被班导找碴。
    回家关在房间里眼泪直掉,半开的窗外是个小庭园,花丛旁飘忽出现手掌大的畸形影子。她r0u了r0u眼睛,想起好像是自己前几天丢掉的洋娃娃。
    是鬼?难道是作祟?
    浅浅很胆小,平常早就惨叫出声,然而至今遭受羞辱欺压的委屈转成怒火爆发,恨意猛烈烧脑,一上头不知哪里生出的胆子,指着外头骂道:「什麽衰小事找上我!有种去找那对狗男nV阿!」
    话音刚落,花丛旁已无踪影。她一愣,隙缝的风吹来直打哆嗦,浅浅才慢慢感到害怕,拉起窗帘、缩在被子里紧闭双眼发抖,直到天亮才迷糊小睡。
    隔天,学校惊传坠楼意外,Si的是班长和她男友,大家都在疯传猜测是中邪还说殉情,津津乐道的校园怪谈又添一桩。
    「Ga0出人命了!」
    秃头班导把浅浅叫过去训斥:「听说你和班长及他男友有感情牵扯,nV孩子不要这麽不检点。」目光扫过早熟发育的x部及雪白的小腿。
    「我没有,是班长偷偷拿我打赌,我根本跟他没怎样。」浅浅委曲地泪水打转,感到被冒犯地抓紧裙角。
    经过警察盘问调查,有个胆小的同学承认是班长自己叫男友去告白,才证明浅浅和无关。
    恍惚回家躺倒在床上,原本拉紧的窗帘又Y森地飘起,毛骨悚然的视线SiSi盯着她。
    这次,鬼娃明显更靠近了,能见到全身轮廓清晰。歪垂下的头颅、黑发遮住大半张脸,隐约可见竟然长出班长的红唇。
    「你、是你帮我杀了她们?」
    浅浅试探似的自言自语,察觉那东西竟然有反应,幽幽往窗边移动。
    「别过来!」
    瞬间吓到冻结恐惧窜遍全身,惊恐到顶点地,失控地脱口:「班导!你去找班导!」
    和上次一样坑人保命,眨眼消失的无影无踪。浅浅的恶寒顿时扩散全身,怎麽办?我在g什麽?真的是在养鬼杀人了!
    牙关打颤地全身虚脱,她从小就笨手笨脚,经常被妈妈臭骂,跑回房内缩在被子里哭,每一次深受家人疼Ai的哥哥会溜进来,塞糖果在她手中。
    好在爸爸从不骂她,浅浅最喜欢被爸爸抱在膝上读故事书,想到这里,她又忍不住乾呕,潜意识逃避班导下场,赶紧吃下床头柜上放着哥哥准备的常备药。
    「怎麽没人叫我?」平常妈妈都会来敲门,念叨她又懒又Ai赖床。
    她醒来时,冷汗浸Sh背脊,惊觉竟然睡到隔天半夜!
    尽管极度恐惧,浅浅余光慢慢地瞥见窗台,b起昨天,鬼娃已经近到离窗台不到几公分,拉长出rEn身高,红唇微微上翘,头顶地中海秃头,x1收Si者的特徵依序显现,难以形容的惊悚掺杂滑稽。
    面对慢慢b近伸向窗户的手,浅浅当然笑不出来,瞳孔收缩,再也不顾一切跳下床,身Tb想像中的虚弱,膝盖一软,她害怕到拼命推开房门,叫道:「哥!」
    哥哥每天看诊到很晚,回家还在做论文研究很忙,她实在不想打扰他,但实在太害怕了。
    「怎麽了,浅浅你身T还不舒服,怎麽就跑下床了?」颜洛像是有心电感应似的,很快上楼扶起瘫倒在走廊的妹妹。
    「哥,我怕!有东西就在外面,一定是我前几天丢的东西作祟了??」浅浅害怕视线如影随形不敢回头,沙哑的声音语无l次,抓紧哥哥手臂。
    「那只是个娃娃。」
    颜洛加重语气,温柔地m0头安抚,瞧着妹妹眼底的泪水及茫然,将她拥入怀中。只为不让浅浅瞧见唇角不自觉上扬:「杀人犯罪,杀鬼就不算了吧!要是真有鬼,杀来看看不也很好玩?」
    「我人都杀了还管什麽犯罪。」很快想起来而耸肩自嘲。等到妹妹情绪稍微稳定,他才站起身打开灯,室内温暖的光线落在外头,玫瑰花丛随风摇曳,外头什麽也没有。
    「要是你怕,哥哥明天就把那东西挖出来,拿到别处烧了。」
    颜洛刷地把窗帘严密拉上,倒了杯温水,拿药哄妹妹吃下,让她今夜也一夜好眠。
    浅浅隐约意识到自己似乎忘了什麽,难以抗拒睡意涌上。
    凝望妹妹睡得香甜,颜洛冒出想带她去玩拼图的念头,转念又想她对这种没兴趣,扫兴且遗憾。思索着:「辅助睡眠的药物不会产生幻觉,终究是那件事情刺激太大,明天得加点镇定剂。」
    回想起妹妹家里蹲了十几个月,才终於对他打开房门,脸颊四肢消瘦到吓人,微微凸起的小腹、羊水破裂流了一地。她挂着泪水,发青唇瓣蠕动,显得十分凄惨无助。
    颜洛二话不说,眼见来不及了,立刻将她抱回床上,进行接生。
    好Si不Si给母亲撞见,尖叫冲上来就要打:「送你去上学不是让你去乱Ga0的!贱货!早知道就掐Si你!」
    浅浅呼x1急促,泪花发丝黏在脸颊,张口虚弱吐出:「我没有。」
    正忙着呢!颜洛腾不开手,赶快叫上父亲架开她,反手砰然关上房门。
    婴孩顺利落地、闷闷地还没哭出声。他没有漏看刚才父亲的眼神复杂,浅浅目光空洞,直盯着天花板,也没有要抱孩子的意思。
    「浅浅。」颜洛迎上她的目光,心中已然了然。
    掌心的脐带还连着,他顺势在皱巴巴的颈部上绕了两圈,婴儿很快停止呼x1,残留极度兴奋、快意的滚烫手感,可惜太短暂了。
    颜洛打开门不忘装作一脸哀悼,红着眼眶、呼x1不稳地双手颤抖,营造好气氛,覆面沈重而缓慢地摇头。
    母亲机械地愤怒咒骂,父亲明显松了口气。
    当天忙乱到半夜,全家人都疲惫不堪。颜洛让妹妹在房里静养着,下楼後果决地说道:「这件事我们还是得开家庭会议商量一下,必须跟那男同学讨个说法。」说着笔直盯着父亲,对方目光不自觉地闪躲。
    「不可以!家丑不可外扬。」父母很快异口同声否决。
    「这一年来爸妈因为浅浅的事费心,是我一直在工作上没有好好注意。」
    「怎麽能怪你呢?」母亲拉住他,恨恨道:「这种事本来就是nV生不主动贴上……」
    「以後这事就当没发生过,谁都别提了。」家里父亲的话是权威,一如往常没人敢反对。
    「明天我休假,作饭孝敬爸妈。」颜洛流露乖巧T恤的笑容。
    「还是我儿子最乖了。」母亲很高兴,父亲欣慰地拍拍肩膀,低声道:「有时间劝劝你妹,让她懂事些。」
    颜洛点头,没人注意他转身後,满脸布满狠戾Y骘。
    隔天一早就去市场挑鱼买J,市场摊贩北认识他,叔叔啊姨调侃:「要常来啦!来来多送你两把葱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