实博体育官方

    她,又只是喝着一口又一口的水,渡过一餐吗?
    站在教室外的走廊,林亦璇皱着眉头望着楼下凉亭里的王若纯,看着她不断地将水壼里的水喝进肚里,那摇摇yu坠的娇小身影彷佛再次出现在自己眼前。
    三天前的T育课,王若纯因跑步而昏倒在地,当她从校医口中再次听见营养不良的结论之後,每到用餐时间,她便会下意识的观察王若纯的一举一动。
    发现她从来不和同学一起订便当,午休时间也从不出现在教室里,若没有校医的提醒,或许她会认为这个人不合群,无法融入团T生活,但是知道了以後,她明白,她只是不想令自己更难受罢了。
    一颗心,因为她的举动,而揪得难受,她突然好想为她做些什麽。
    来不及细想,身子便诚实的做出了动作,林亦璇望了一眼手上的便当,举起手上的筷子挖了一口饭,又将每道菜各吃个几口,之後,又阖上盖子,带着它往楼下走。
    「疑?你怎麽不在教室里吃饭?」又喝了一口水,王若纯m0了m0明显感觉到饥饿的肠胃,暗自叹了一口气。
    瞧了一眼已经空了的水壼,正准备起身到饮水机装水的她,却见到林亦璇的身影出现在自己的面前,带着些许为难的表情,捧着一个便当盒。
    贴心的替她将自己身旁的位置拍乾净,王若纯关心的开口,想知道这个时间,她为何会出现在这里。
    「我没什麽胃口,但怕待在教室里,同学会问东问西的……」轻声道了句谢谢,林亦璇在王若纯的身边坐了下来。
    「不想吃就别吃,管其他人说些什麽。」王若纯无所谓的说道。
    她的个X就是如此,只有在面对她在意的人,她才会试着去T会对方的想法,否则,她一向是我行我素。
    套一句电视台词,如果我不喜欢你,那麽你对我有什麽看法,重要吗?
    「可是我NN总说,浪费食物是不好的。」为难的皱了下眉,林亦璇的视线在便当和王若纯之间来回游移,过了许久,这才鼓起勇气开口问道「还是……你帮我吃?」
    「那个......我没有别的意思,只是我真的不想把整个便当都丢掉,如果你还吃得下的话,能不能帮帮我,多少帮我吃一点?」
    林亦璇的解释,让王若纯分不清楚她真实的想法。
    难不成,自己每天将水当成午餐这件事让她发现了,这才令她选择用这样的方式来帮助自己?
    可是,她话中的意思,却又好像不是那麽一回事。
    「嗯,我帮你。」伸出手,王若纯接过她手上的便当,不客气的打开,也不管那双筷子是不是她用过的,就这麽自然的扒起饭来,让一旁的林亦璇有些不自在,双颊也冒起淡淡红晕。
    既然老天爷给了自己天大的机会,要是自己再笨到拒绝林亦璇的帮助,那就真的是傻到家了。
    不管她是有意还是无心的,自己的身T的确已经快到极限,若是再不吃点东西,只怕撑不到下午放学,就会直接昏倒在教室里。
    再说了,林亦璇注定是她的人,所以,Ai人对自己的帮助,是一定要接受的,否则会被天打雷劈的。
    「谢谢你。」瞧王若纯吃得又快又急,知道她饿坏了的林亦璇,唇边漾起一丝带着满足的笑意。
    「啊……」